2850萬元,當這個數字赫然出現在區一級的年度會議預算里時,出現在多種規定管束三公經費的當下,可不可以用“刺眼”來形容?
  給出2850萬元會議預算的是廣州市花都區。據悉,會議費開支範圍包括會議住宿費、伙食費、會議室租金、交通費、文件印刷費、醫葯費等。有記者發現,這一預算在廣州各區(市)中“遙遙領先”,甚至比已公佈的2014年市直部門中會議費最多的市公安局(2119.24萬元)還要高。
  畸高的會議預算馬上引起廣州市政協委員韓志鵬的關切。他在微博里調侃說:“花都今年估計要開星際會議,又或者是宇宙性會議。”
  新快報昨天在追蹤爭議的報道中呈現了另一觀點:有專家認為公眾不能簡單地質疑,因為從公佈的簡單數字中,無法合理判斷是否過高,比如有可能是該區接到市裡安排的項目較多,或者涉及會議規模較大。
  但韓志鵬卻有自己的基本算術,他“運算”道:每年大概250個工作日,那就是平均每天開會要花11.4萬元;就算除以整年365天,也要花7.8萬元一天,這數據太嚇人了吧?根據廣州市正擬定的會議費管理辦法,會議費每人每天花費不得超過280元,而且其中200元是住宿費。區里的會議大多都在本地吧?除去住宿費,每人每天也只能花80元,真不明白2850萬是怎樣得出的。
  看來我們需要回歸基本常識。常識告訴我們:會議是人們為瞭解決某個共同的問題或出於不同的目的聚集在一起進行討論、交流的活動。按照這一常識預算,如果不是天天開會,而且在會議中大吃大喝大買大送,一年要花2850萬的會議費,還真有可能是“星際會議”的規模。
  在電話和即時通訊十分發達的今天,許多事情並非一定要把人召集在一起才能討論和解決;有了電子郵件之後,更不必事事都要去勞煩印表機。除了一些學術研討和“神仙會”需要面對面地碰撞思想激發火花之外,大量的會議其實只是讀讀文件,談談“貫徹落實”;都是領導單向宣講,沒有討論,也不尋找不同意見。像這樣的會議,只要把文件和領導的意思打成文件發到需要知道者的郵箱就行,何苦要把人召集起來,既給交通增加壓力,又要浪費人們的出行時間?
  但領導已經養成開會的習慣。開會似乎已成“重視”的象徵和“落實”的表現,還“順便”為領導提供展示權威和口才的舞臺。相比這種通過開會體現“招之即來”權威的習慣,使用電子媒介卻不是許多領導的習慣,有的領導甚至還不太會使用電子媒介。
  在中央八項規定的管束越來越嚴,網絡曝光違規案例越來越多的當下,相信大部分會議也不敢開得太過鋪張奢靡,但為什麼還會有如此之高的會議預算?難道預算者把許多嚴格意義上不算會議的開銷也納入了預算?花都方面沒有給出明細的開銷賬單,我們還無從知道他們的預算“真諦”,但無論如何,如此龐大的會議預算不但刺眼,而且錐心。
  嚴厲限制三公消費和緊縮會議支出的號令已經營造出風聲鶴唳的效果,花都還敢預算出2850萬的會議費,不是因為他們原以為不用公開而可以“自我消化”,就是因為他們還不懂監督的威力,不懂公開的後果!
  (作者是本報首席評論員)
  何龍  (原標題:2850萬的會議費預算也敢有�
創作者介紹

fmuuckciuzsn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